“租人”App搜索热度飙升,行业整治势在必行

Jun 9, 2019

端午小长假来临,朋友圈又要出现一批出租自己陪过假期的戏精。不过出租自己和租人的朋友可要注意,小心成为扫黑除恶治理的对象。

近日,新华社、人民日报、央广网等媒体多次发文矛头直指“租人”App,称此类App存在安全隐患和涉黄交易,灰色地带亟需整治。适逢苹果WWDC2019刷屏,报道未引起太高的关注度。

但极峰数据观察发现,同一时间App Store内“租人”App相关关键词搜索指数迅速飙升,意味着曝光量和下载量也快速增长。截至目前。媒体曝光仿佛没有起到警示作用,相反地却带了流量。

今年上半年,国家监管部门对违规和不良App打击不断,从三月份的3.15晚会开始,整治超利贷与网贷平台,5月苹果彻底禁止网络小贷上架App Store。

4月16日,针对即时通信工具专项整治行动下架多款涉黄违规社交App,巨头探探和头条系明星产品音遇随即下架,至今未重新上架。

5月14日,新华社发文点名批评趣头条等看新闻能赚钱类App,5月19日趣头条遭苹果下架,后恢复上架。

现在轮到“租人”App。实际上租人业务由来已久,最早源于日本2001年兴起的一项租赁业务——“卖时间”,租人公司职员根据要求假扮顾客的同事、朋友、亲戚甚至配偶,参加婚礼、葬礼等社交活动。发展到现在,日本有的公司甚至开发出了“租人”服务。

2008年,一名叫陈潇的网友在淘宝公开售卖自己人生剩余的时间。而后效仿者越来越多,他们通过将自己时间的所有权进行出售,替别人完成任务,从而获得报酬,明确违法、暴力、色情等业务不接,彼时业务基本正当合法。

2011年,淘宝兴起了出租女友服务,为了迎合过年回家应付家长的需求,此时已经有涉及色情擦边球的苗头。2015年开始,部分创业者开始开发租人App上架App Store,将业务定位在陪吃饭、逛街、看电影、喝咖啡等服务,意图已经明显。

2017年,随着“共享经济”蔓延,租人App也纷纷打出“技能与时间共享”的招牌,也有部分App聚焦社交。但丝毫不能改变其涉嫌色情交易的趋势和现实。近三年,媒体曾多次曝光租人行业乱象,2016年10月、2017年12月-2018年1月曾经有大规模媒体报道。这也体现在App Store的搜索指数里,苹果为配合政府部门和舆论多次进行干预,但没有从根本上杜绝。

需求与市场

有需求就有市场。租人业务实际上所输出的只有两个核心理念:社交陪伴和技能服务。在高压的日本社会,社交困难问题异常严重。作为肥宅文化的起源地,日本多宅男已经成为国际共识(近年中国也有类似趋势,原因相同)。

对于社交的需求催生了日本特有的租人产业,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服务。但与国内租人App平台不同,日本租人出租者是租人公司正式雇佣员工,并且有严格的规章制度限制出租者与租客的关系。

国内租人App则不同,虽然国内用户社交需求旺盛,但是性的需求更不能忽视。线上沟通与线下服务的分离使得开发者在对出租人和租客的行为的界定和限制上没有任何约束力,这样一来,租人App必然变质。

在技能共享业务上,最具代表性的Thumbtack(图钉)是美国家喻户晓的本地服务交易平台。在Thumbtack上,用户提出一个要求,服务者会给出报价及描述所提供的服务竞争上岗。服务完成交易后,平台抽取部分手续费。而在中国扮演这个角色的是58同城、美团等综合性本地服务平台以及众多垂直领域App。约单、租租等曾对标Thumbtack的国内App无一例外都因涉黄遭下架或停止运营。

从应用截图宣传我们可以清楚地发现真正的技能共享平台和租人App的差别,醉翁之意非常显而易见。

产品盈利模式

“租人”App在产品逻辑和盈利模式上有着突出的特点。总结出几点:主打女性出租者,会员等级制,平台币交易,分步式收费以及双向收费。99.99%的租人App在宣传中重点展示女性形象,虽然不一定暗示,但很难让人以客观视角判断App的功能和目标用户。

大部分产品所覆盖关键词也趋向于社交和色情擦边,与时间和技能共享的宣传大相径庭。

亟需审核与监管

与国外租人平台形成鲜明对比,国内租人App注册用户无需进行实名认证,也无法保证发布信息的真实性。在真实男女用户比例严重失衡的情况下,平台或第三方大量投放大量机器人,严重影响用户体验。广告、酒托以及各种诈骗活动也十分猖獗。

要从根本上消除灰色交易,就必须加强平台审核与政策监管。效仿国外已经成熟的平台模式,对于出租人进行实名认证,需要做一定的背景调查,了解生活生活状况以及进行必要的岗位培训。对于承租人,同样需要多关口实名认证,双向保障,让交易更加透明和安全,使租人行业走上正轨。

当然,真走到这一步,将会是大多数租人App的死期。说了这么多,还是不建议大家轻易尝试,适当远离,谨防受骗。